博客网 >

王小波离开十年祭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在小波死后的某一年的某一天的某一个夜晚,我在新乡出差,从所住的高耸入云的豫北大厦出来,沿着新乡平原路一边完成我那无趣而枯燥的工作,一边溜达着欣赏灯火通明的街景和高低不同的美女。这条街是新乡比较繁华的一条商业街。在平原路上新星电影院东侧有一个规模宏大的盗版书摊,各种门类的书像一排排的死鱼一样躺在板子上,基本上是5元一本的价格,薄一点的还能再商量,考虑到晚上睡觉前我有看书催眠的习惯,我挑了一本《台球技法》和一本《沉默的大多数》,在与那个面庞黝黑的老板几番较量后价格定格在8元。

  那天晚上我读了《沉默的大多数》,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晚,那天晚上的催眠很不成功,那天晚上的心情有点激动。因为那天晚上我与王小波接头成功。

  十年后的今天,他不在,我们暂时还在。情况就如小波所说,生活不可避免地走向平庸。在这样一个喧嚣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势头裹挟一切的时候,许多人已经渐渐忘却了还有一个像王小波那样痛恨无趣痛恨无性痛恨无智同时又有着非凡洞察力和幽默感的人,时间是如此残酷,世间万物都被一一摧毁埋葬,我们还能做些什么,除了唤起那些记忆中的狂喜和悲哀?

  不要把他看成一个圣人,一个完美的人,不要对他顶礼膜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启蒙者,一个说“其实皇帝光着”的小男孩,他将许多还处于蒙昧之中的混沌心灵来了一个当头棒喝,他没有指出你该向哪里走,而是告诉你,如果你这样走,你会一辈子在黑暗中像只幸福圆满的家猪一样自得其乐,得到他的毒害,你可能会一辈子咀嚼上下求索而不得的痛苦,当然更重要的是你会明白你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没有经过内省的生活其实还未真正开始;他只是一把钥匙,用这把钥匙打开的是一扇门,在这扇门的那边,不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而是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世界没有变,区别在于你的有色眼镜被摘掉。

  小波对人的影响是属于那种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型的,今天的我已经忘记了他具体说过些什么,但冥冥中他的声音一直在我左右萦绕——始终怀疑,回归常识,追寻真相,陶醉诗意,顺应人性。正因为此,我其实并不完全认同很多人对小波在小说领域文学成就的极端推崇和模仿,即使这种模仿是为了超越,即使我也爱极了那些小说。

  小波自认为他的主要成就还是在于他的小说,把自己的随笔杂文看成是小零碎小玩意,其实他并不十分清楚,那些篇幅不长的小型投枪是如何精准地直插荒谬现实的咽喉,是如何精准地打开包括我在内的一大批人的蒙昧人生的生活命门的。

  经常在无眠的夜里想起小波兄长,看看自己的周围,看看自己,不禁一声长叹。

王小浪 4月10夜于郑州 

<< 自由的敌人:真善美统一说 / 哈耶克与社会主义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newblues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