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通向奴役之路》和哈克耶的自由主义

    哈耶克的重要著作在年历之上拖得很长,1924年第一篇论文,《通往奴役之路》1944,1955《法治的政治理想》,1960《自由秩序原理》,1988的《致命的自负》;但真正,尤其在铁幕的另一边流行,在中国的流行,却是要直到八十年代末的帝国倒塌前后。在这点上,中国人倒是再次发挥了一拥而上的中国特色。哈耶克的自由主义,在其根本尚未被理解之前就已经在一些知识分子中间流行。


     哈耶克是以经济学者的身份登上历史舞台的,因此他的文章也充满了经济学色彩,尽管其自己也承认,象《通往奴役之路》这样更多的是一本政治性的书籍。

    他一开始就做出了断言:整个社会主义,包括德国的纳粹(国家社会主义)和苏联,这两个正在二战中激战的国家,是其敌人的另外一个翻版;社会主义,即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和在欧美大陆上流行的社会主义思潮,正带我们通向奴役。1944年二战尚未结束 ,凯恩斯的国家干涉和社会主义思潮正在欧美风行,哈耶克作为一种历史的反思站在舞台之上。

    很难说他的自由主义是不是带有个人经验或者是政治色彩,作为一个深受欧洲启蒙运动以来的人文主义和个人主义影响的学者,从本质上看,他惧怕那种大集中式,个人 意义被抹煞的社会模式是可以想象的;在这种恐惧之中,似乎还带着一种对日不落帝国的眷恋和对所谓英国式个人主义的崇敬(顺便说一句,哈耶克本是奥地利人,在英国的研究和写作生涯为他赢得了英国国籍),以至于他在书中一直把英国和德国两种不同的文化思潮的对立作为主线。

    在书的一开始,作者便试图指出,正是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在欧洲大陆上的复兴,使得科学、现代文艺和资本主义兴盛;英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也造成了其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的传播;但是,从19世纪末开始,英国逐渐显出疲态,德国的统一,经济的大发展,德国古典哲学的兴旺,使德国逐渐变成世界思想界的中心,作者不禁哀叹“200多年以来,英国的思想始终是向东传播的...从那时起,它开始退却...丧失了它在政治和社会领域的思想领导权,而成为思想的输入国。此后60年中德国成为一个中心...无论是黑格尔还是马克思...”

    作者显然不能同意,如当时左翼所认为的,社会主义运动是自由主义传统的继承者;作者使用了相当多的实例。包括来自德国纳粹和斯大林,并且很聪明地用一个已知的 恶果(纳粹)来类比和推断下一个(苏联),他更是推断,社会主义宣传把自由当作权力或者财富的代名词,这些宣称的自由的结果也许不过是财富平均分配,而恶果却是奴役之路。

    这些推断显然很难说服别人,哈耶克先生很快在下一章拿出他的法宝经济学。自由竞争学说显然是他的拿手好戏,消除了前两章的语焉不详的论证和模糊其词的推断,他恢复了作为一个经济学者的敏锐。他全力反对大集中的计划经济,他觉察到,一个有自由竞争的经济社会是多么的重要,竞争作为一个社会组织的原则,就可以排除强制性干预;基于一个经济学家的常识,他声称,竞争并非万能——一些必要的制度和框架正是维护竞争优点的保障,但同时,他也证明,计划的主张者其主张往往仅基于非常有限的观察结果,但一个良好计划却对全面观察的有着客观要求:这种对立,使得计划几无有效之保证。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正是有序和效率的保证,尽管还必须,哈耶克自己也承认,一些外来的制度来保证自由竞争,以及保护竞争达不到的地方。

      基于这个结论,他进一步论证了民主、法制和计划的不调和性,经济控制往往带来了极权政治,而计划正是经济控制的具体表现。在这一点上哈耶克一下子就达到了事情的本质:经济计划决不仅仅局限于经济生活,一切的经济干预最终将会在蔓延到生活的全部。而依靠出卖自由获得经济保证的想法,最终将失去一切。这一些卓见显然为本书赢得大量读者,不过他如果读过马克思的话,他会发现这本质上也不过是历史唯物论中提出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另一个翻版。

    哈耶克在漂亮地解决这些问题之后,他把目光转向了现实之中,从分析德国国家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前承后续,到纳粹的社会根源,他反对把纳粹当作简单的反理性思潮,甚至认为,一战时期的德国战时经济是“社会主义的第一个实现”,这种集中深深地影响了德国社会,为希特勒上台奠定了基础。

    以大不列颠的自由传统,他最后对战后的世界联盟做出了自己的看法,但他在此处似乎显得自相矛盾。一方面,他主张可以建立松散的联盟,一方面,却认为“认为用国家之间或有组织集团之间的谈判方式来代替围绕市场和原料展开竞争的方式就可以减少国际摩擦”是个“一个致命的幻想”;一方面,他主张不能将强国意志透过联盟强加于小国,另一方面,却声称“一个有效地限制国家对个人的权力的国际机构,将是对和平的一个最好保障”。他不会想到,这些世界范围内的自由市场理想,已经被他自己的国家以贸易保护所代替;人权高于主权的论调,却已经成为霸权的象征。


    从根本上说,哈耶克在政治上是保守和右倾的(而决非不偏不倚的!),他的自由主义更多的是来自英国资本主义革命以来的传统,自由贸易,市场导向是他,也是整个西方主流经济学的主张。因此他攻击和批判整个社会主义运动不单单是一种道德取向,甚至不单单是一种学术研讨,尽管他的经济学功底正是其论证大获成功的原因。他的自由主义已经被赋予太多的精英、资本和强国特色。

    虽然哈耶克竭力声称大不列颠的悠久优秀的自由文化传统,他甚至没有提到在整个原始积累过程中这个岛国以外的血与火;虽然他哀叹英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衰败是一 种自由主义的没落,但他却未曾提到这种衰败过程正是伴随着日不落帝国在海外殖民地的失控;他深刻地指出用自由换取经济保障是极其可悲和最终不可行的,但他却无法指出,如果一些人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出卖自由的确是一种现实选择,何况他们曾被许诺为国家之主人。

    从一个时代其本身的特点来看,哈耶克受反对冷落和受欢迎都是可以预料的。

    哈耶克最大的缺点在于,虽然他透过对当时的主流社会主义社会的观察,论述了集中式的经济模式和苏联式的社会制度最终将导致集权社会(当然,这个事实在斯大林时期就相当明显了),而个人自由将被压制这一事实,他却没有良好的应对之道。深受英国皇家宠爱的他似乎仅仅摇一摇手中已经发黄的自由经济旗帜,这一旗帜,在当时没有办法给弱小国家以任何的进步能力,自由竞争之下,显然马奈效应会使受益者首先是英国这样的发达大国(而且,一旦本国利益受损,这些大国首先就抛弃了自由贸易原则而转向贸易保护)。无论如何,俄国在十月革命之后,从一个欧洲的二流国家一跃成为两霸之一,并非出于偶然,这一切都给那些贫弱国家以启示,给原本就遭受奴役的人们以启示。更进一步说,哈耶克所考虑的决非那些人,他首先考虑乃是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资产者,知识分子,他告诫说,我们不能走社会主义之路,因为这样会使“我们”走向奴役之路,他没有考虑到,在当时,世界范围内的问题不在于防止从自由走向奴役,而是那些殖民地、二三流国家怎样从殖民地和资本压迫之奴役中走出来,而这些人们的最大奴役者,正是哈耶克的大本营,英国。而从这里看来,丘吉尔铁幕理论的提出,和哈耶克也是一脉相承。

    因此,即使哈耶克的著作在铁幕后的帝国垮台之后流行和受人崇敬,也是一件并不值得特别高兴的事情。哈耶克自己也承认,独裁统治下的自上而下的经济自由化是值得鼓励的(他如此评论智利的皮诺切特的统治,这种激进令他的同伴们十分诧异)。他也难以解释,一个独裁下的完美的休克疗法(智利)为何在民主的权利相对分散的国家(俄罗斯)便遭受巨大挫折。一个在此适合的自由主义,放在另外一个地方,就是一个笑话。而不要忘记,这里的自由,也代表了那里的奴役。


    哈耶克的自由主义,尽管在某种意义上,在某些历史时期,是一种小范围人群的自由主义,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我们或多或少,或早或晚,将面临他所提出的分叉路口之上:是通往奴役之路,还是换一种前进方向。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感谢这个人,是他是我们保持清醒,在社会前进的方向上,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忠告,为那些不自觉的致命的骄傲,为最终自由之实现,他都是一盏警示之灯。

<< 后鲁迅时代的“自由主义者” / 毛泽东向斯大林学到了什么?——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newblues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